印山高腔

来源: 发布时间:2013-04-27 字体大小:

  文/彭举胜

剧目《寒江关》剧照 彭秀莲 摄

  保靖县历史悠久,民族文化底蕴深厚,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丰富。县内目前共有有州级以上(含州级)名录38项,即国家级名录8项;省级名录9项;州级名录21项。 就其类别看,“传统舞蹈”、“传统音乐”、“民俗”者居多,而“传统戏剧”相对处于薄弱环节。其实保靖地方戏曲资源并不匮乏,有土生土长的“酉戏”、“阳戏”;有引进并于当地得到发展的“汉戏”、“印山高腔”等,尚需进一步发掘,使其项目级别提升。其中“印山高腔”为典型的“外来戏”,始初源于江西 “弋阳腔”,后经与当地民间山歌、小调、号子、宗教音乐融合,逐步发展成为今天这一独特的地方剧种。县非遗中心已于2012年将其申报为第四批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里就其历史渊源、主要内容、表现形式以及重要价值略作介绍。

  一、历史渊源

  印山位于保靖县葫芦镇东北部,为该镇一行政村。其地势险要,东西十里峻岭,南北两面绝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明时,朝廷于斯修石城、建衙门、设堡汛,并派驻一员“千总”(官员六品)屯兵把守。印山古城为嘉靖十九年(1540)湘黔边境修筑的“苗疆边墙”的最北端。雍正八年(1730),朝廷于印山始办“学馆”(州《教育志》P·83),教驻兵子弟习文化、建戏班,旨在娱军安民。加之时任“千总”的杨代忠之夫人嗜爱高腔,故组建戏班、修筑戏台(至今遗址仍在),于是印山古城戏曲文化便应时而生。其中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就是当时的“高腔戏”(即现在的 “印山高腔”)。

剧目《寒江关》剧照之二 彭秀莲 摄

  二、主要内容

  “印山高腔”原本有大小剧目300余部,而且曲牌繁多。因“文革”浩劫,现仅存剧目50来部,其中有《寒江关》、《烽火关》、《庞大山》、《五虎平西》、《穆柯寨招亲》等驰骋沙场、保疆卫国的武戏;有《二度梅》、《金翠记》、《白绫帕》等情感至深的文戏。有“汉腔”、“香罗带”、“苦竹音”、“竹云飞”、“红銮敖”、“玉芙蓉”等各类唱腔曲牌30余个,其中“汉腔”高亢激扬;“香罗带”柔肠寸断;“苦竹音”悲切凄婉等。就其整体而言,“戏”侧重于叙事;“曲”侧重于抒情。唱段和韵白均讲究意境和文采,因此“印山高腔”既是表演艺术,又有语言艺术成分。其剧目大多取材于历史传奇故事。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罗通扫北》、《乌泥池救生》等。表现出武将誓死精忠报国。言情剧目则选择“至情”题材。如《二度梅》、《白绫帕》、《哭长城》等,以深沉的情感表达人物的心境,使观众触目动情,从而引起共鸣。

祭祀老龙菩萨,祈求演出顺利 彭秀莲 摄

  三、表现形式

  “印山高腔”有其独特风格。每到一地演出,首先祭祀老龙菩萨(也叫“开台”),其目的是避免舞台事故发生。其次打“闹台”开场,“闹台”从“大请神”开始,至“双凤朝阳”止,连翻三番。旨在请神灵护佑,演出平安顺利。同时“闹台”也有催促观众入座和引领演员入戏的作用。然后剧目正式上演。每个演员在首次亮相时须朝幕后叩首,以示恳求先祖师傅保佑。演出结束由“掌台师”扮“九寨灵官”扫台,其目的在于祈神保佑演出所在地域人畜平安、万事遂心。

  “印山高腔”表演要求达到出神入化、情境妙合,人和戏融冶一炉的艺术境界。脸谱以常规“生、旦、净、丑”分类。素有“莫以衣冠分贵贱,但从脸谱辩忠奸”之说。“印山高腔”音乐表现力尤为丰富。唱词通俗,唱腔高亢激越,击乐伴奏,唢呐帮腔,简明悠扬。曲调多以三眼板为节奏。声音高亢、嘹亮、粗犷、豪放,感情朴实、真挚,音域较宽,可在d-d2音区回旋。可塑性强,一支曲牌各种行当的人物都可以用,即可塑造各种人物的形象,表达各种不同的情感。伴奏乐器简单,“一支唢呐两幅钹,一个堂鼓两面锣”即可。一人启口,唢呐助腔,无需丝弦,唱腔未节常用击乐。

《印山高腔》剧本 彭秀莲 摄

    四、重要价值

  综上所述,“印山高腔”有其重要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历史价值。 “印山高腔”的引进及其演变历程是当地少数民族历史、社会文化发展进程的见证(其大部分剧目内容是对民族历史的记录)。二是精神价值。“印山高腔”剧目多数是“颂忠谴奸”内容,告知人们善辨忠奸、惩恶扬善、爱憎分明;激发人们奋发向上、热爱疆土、精忠报国。三是艺术价值。“印山高腔”通过发展演变形成了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剧目情节安排,人物性格刻划、道白语言锤炼、唱腔曲牌安插、舞台表演调度、唱腔伴奏处理等诸多因素构成这一古老原始、独具特色的地方戏曲。极富艺术性。

[编辑:彭晗]
相关文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
分享到:
【留言评论】 关闭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