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民互动 > 县长信箱

详情信息

标  题: 至保靖县 县领导
日  期: 2018-01-06
编  号: BJX18010617187
内  容: 尊敬的领导,我们是保靖县,二桥桥头,因酉水明珠工程建设被征用土地的4户村民,分别为,胡定忠,胡棉华,龚长生,彭万玉,我们都同属于,迁凌镇,朝阳社区,镇峰村四组村民,鉴于这次征收办对我们的房屋进行评估,和在几次两违办的领导们上门做工作,我们几家人,一起决定写这份报告。 首先,我们几家人,都一致表示,既然国家要修路,搞公共建设,我们四家人都大力支持,当然这是大道理,大方向,我们决对不会从中无理取闹。但是鉴于我们和几次工作人员协商过程中,牵扯到:“房屋评估出来后,只按评估价百分之七十补偿的问题”和“胡定忠、彭万玉、房子拆后安置问题”及“胡棉华、龚长生、彭万玉、花了近十年投入巨大成本才把征收部分取岩挖平现在车路,现在征去修路,是否对他们投入进行补损”这几个核心问题,我们有些诉求,期望领导们,能够通过调查后,将心比心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酌情处理。 《一》、一:房屋评估出来后,那个关于只按评估价给我们只补“百分之七十”的问题: 这次,给我们房屋评估价格,是以900块为每平方计价的,评估价出来后,两违办领导已经找我们谈过,在这过程中,就说到,如果这交到两违办,那么两违办只能按相关会议计要,对我们的最高只能按百分之七十对我们进行补偿,对比我们确实有一定异议,我们不妨试问一下,以现在的工价和钢筋水泥的价格来算,900块一个平方,如果对我们就算按百分之七十进行补偿的话!真正到我们手上就630块钱一个平方,在这个价钱上,还不包括我们基础,和修房子时误工费,这个账将心比心算下,我们老百姓是不是亏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后来,两违办的领导又说,如果你们不是两违户,你们直接从,征收办取这补偿款的话,那就可以不会少你们这百分之三十! 针对这个两违户的问题,我们就先不说,这次棚户区改造,有多少没办任何土地使用证人,他们的征收是价格是好多钱一个平方,我们就谈谈,财政局和皮蛋厂交界靠酉水河边,有个叫宋秀民,的征收情况,他同样没房子住,也和彭万玉情况一样,修房子前去办证办不了,13年房子征收时,模板称桐都还没拆,他最后拿到补偿金时也是900块钱一个平方吧?那么彭万玉,和胡定忠,现在房子水电门窗,墙面都粉刷了,再按这900块评估价算,还过分吗? 那么现在我们再给领导们汇报下,胡定忠,彭万玉、都是本集体经济组织内成员,也符合一户一宅政策,而他们为什么成为现在的两违户?为什么在现在二桥头修那么个屋?究其原因,胡定忠原本是有房子的,而是因为支持魏竹路建设,自己宅基地,在他到外面打工,被谢家湾改道,在他没签任何协议,没有得到任何补偿的情况下,是由原修魏竹路领导们先把胡定忠宅基地挖强挖了,后来胡定忠回家,由于没地方去,就逼着没法,在天坑边上,修了个房子,后来又因地质塌陷,威胁到生命安全的前提下省里要求搬迁,后来又在领导们关心下,自己掏钱,又在金属镁厂哪里买了块宅基地,当时按出让程序办的证,什么手续都办完了,只差交国土出让金时,确实后来交不起出让金,而被逼着在二桥头哪里修个躲脑壳的小屋,像这样大力支持政府工作,后连躲脑壳地方都没有了的人,像这种大力支持政府工作,后来躲脑壳地方都没有了的人,在这种情况产生的无证房屋,还要在现在以每平方900元的计价上,扣百分之三十,我相信任何领导真正晓得这个情况,也会酌情处理吧? 而彭万玉,为什么也成为两违户,她同样也在修屋前,到处办证,而办不到证,没有办法也才走到今天的啊!常言到,先安居再乐业,彭万玉和胡定忠,都是本村本组村民,都是因办证办不下来没法了,修个躲脑壳的,现在政府要修路,要求扯迁,征收办评估说900,胡定忠和彭万玉,也没和别人攀比,答应的也爽快。哪怕棚户区改造,同样没办证的人,胡定忠、彭万玉要比他们的房子平估价,少一两千,他们也没说自己少了好多好多,他们也还在支持政府工作,900就900,这个900块也只能勉强维持他们房子拆了后勉强维持成本,他们也同意征收和支持修路工作,但如果要再抽税的话,那确实老百姓,以现在修屋的,工价,物价就没办法走下去了。在这问题上,其实彭万玉,胡定忠,也同意拿九百块一个平方,就自己撤根本不需要再往两违办过路,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望领导们酌情处理!我们只要求拿到手挂900块一个平方就成了。 《二》、关于,胡定忠,和彭万玉,现在躲脑壳地方拆了后,安置到哪里去的问题,原本胡定忠,安置地不能住人后,当时通过国土部门同意,胡定忠自己找地,然后按当时的情况,经国土部门同意,以出让的形式办证,后来胡定忠在本村本组,金属镁厂那里,买了块宅基地,由下到上一级级办证,在所有钱交完后,由于没钱再交出让金了,就拖了几年,今年,由于洞庭路要修,胡定忠,就四处借钱,后来找到国土局,原打算把出让金交了的,但是国土局现在说,“如果集体土地办出让证,确实他们有些为难,但是,有少数集体土地,如果违规超面积了,只要所在集体同意,也通过上会,一事一议,有的人,后来也办成了出让证”所以在这方面,胡定忠,和彭万玉,在安置用地一事上,也不会给各位领导添麻烦,胡定忠,彭万玉,也愿意该交的钱他们自己交。只要能在国土部门办证时,办理个出让证,到时也可以到银行借点钱,好修屋!躲个脑壳!虽然他们走到今天,都是以前历史遗留的问题,但也希望能得到现任领导们的帮助。通过一事一议,上个会,让他们办个出让证。 关于彭万玉,房子拆了,安置的问题,彭万玉,只想在不影响规划修路的前题下,就地安置,这次,修路当时测图,除去修路的三十米,彭万玉和龚长生,当时取岩排险的面积还有多余的地方,彭万玉也是为了配合政府工作,在经过村集体同意后,积极主动地也去规划局办证了。争取尽快帮证办好了好搬迁。但是到规划局去保证时,规划局说,在彭万玉要办证的地方,哪怕就算除去洞庭路修路所需要征用的地方,剩下的地方,规划局,也不敢私自拍板,必须要经过上级领导同意,或者通过一事一议,上会后同意后才能办证,因为在彭万玉选址相邻的地发出来的几个证,如:向贵兰,胡棉华,家的证,都是经过县里上会后,在不影响修路大前提下才办的证。所以这件事也暂时停在这里,望领导们能上个会,在不影响修路的红线外给本人办证,当然该交的钱本人也同样不会给领导们添任何麻烦。 《三》、关于,胡棉华、龚长生、彭万玉、花了近十年投入巨大成本才把征收部分取岩挖平现在车路,现在征去修路,是否对他们开荒取岩投入进行补损问题?: 我相信,现在百分之八十的领导,和大部分保靖人都晓得,现在酉水二桥头,财政局对面,原本,除了魏竹路路面,那么就是一壁长满野草,和草从中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生活垃圾,20多米的高坎和荒山,由于胡棉华,彭万玉,和龚长生,宅基地的原因,三家人,不分先后,由于临路近、上面到处都是居民住宅,施工难度和危险性都高,所以我们总共是花了10来年的时间,才把原有的高坎,取平现在的车路,龚长生,是因为原有宅基地就在高坎上,后来修酉水二桥,炸岩,把原有的路炸的面目全非,地理环境改变,高坎直逼龚长生家平场和彭万玉的土,后来垮坎,对龚长生,和彭万玉两家,生命安全直接造成严重威胁,龚长生和彭万玉逼着把自己房子拆了,两家人花了五年时间,那是一钢纤一钢纤,一点一点地把高坎取平现在车路的。 而胡棉华,原本也是由于2008年,在经过9年劳动改造回家,没田,没地,又没房子住,后来在各级领导帮助下,在财政局对面买了块地作为自己宅基地,国土使用证办完后,当时也准备修房子,但是由于怕房子修好后,对洞庭路开工,造成影响,所以一直办不了准建证,要求他,要不等到洞庭路开工后再修房子,或者他先取岩,只要对洞庭路施工不造成影响,就可以建房,他也逼着没法,也花了近五年的时间,欠一屁股账,也是搞得家破人亡,才把原有高坎,取平现在的车路。现在国家要修路,原来的证,满足不了现在修路的需求,又要求他往后退,他二话没说,又积极配合往后退了几米,他们也二话都没说,国家修路,他们这几家人都是大力支持,在胡棉华原有宅基地往后退的过程中,在容积率一事上,稀里糊涂的就多着了几十万,他也没有和政府说什么,但是政府要征收他们这些年挖岩的地方,毕竟老百姓投了那么大的成本,才取平现在这个样子,退一万步说,如果他们不取,现在修路是不是同样要取?那么这些年如果垮坎,彭万玉,和龚长生两家房子倒塌,或者掉石头打到坎下行人人,对老百姓生命财产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最终是不是也会对政府造成不良影响? 这段时间,我们和政府征撤办,和其它部门工作人员,谈到这个问题,好像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要么就是不晓得,要不就直接秒杀,封死了,那话的意思,就是老百姓,本村本组的失地农民,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开荒,土地征收款,按照法律规定当然是集体经济组织的,那我们开荒投入的成本,并且现在修路施工方也是直接从中受益一方,难道就直接秒杀了吗? 先不说,从我国历史政策中一直有,鼓励农民开荒,和谁开荒谁受益,国家征收,土地和开荒者投入的征收利益划分,法律和政策。至少如果老百姓不取这笔岩方,那么现在政府修这洞庭路,也还是要花物力财力,还要冒着各种施工中的风险和成本来取这笔20多米高的高坎?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把情况如实地汇报给领导们,我们也不会无理取闹,我们只期望,在这一块,按现在正常的取土石方的市场价格,能给我们作出正常的补助。 综上所述,就是我们几家人,对于这次征收的全部想法,当然如果领导们觉得,我们这些不合理,或者不好办,我们也不会让任何领导为难我们再一级一级地去商议这事,因为哪一点确实都是我们的核心利益。 申请人:龚长生 彭万玉 胡定忠 胡棉华 2018年 1 月 6 日 申请人电话18874314111

处理情况

处理状态: 已处理
回复时间: 2018-01-30
回复单位: 两违办
内  容:
  

 

 关于胡棉华等4户信访事项答复报告

县信访局:

我办于2018年1月16日接到贵局转来的胡棉华等4户的县长信件,我办领导高度重视,立即安排工作人员进行核实调查,现就相关情况作如下回复:

我办的职责是对城市规划区域内违法用地、违法建设的行为进行查处。所谓“两违”,就是指违法占地和违法建设的建筑,包括未经批准占用土地擅自建设的建筑,以及在城市规划区范围内没有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违反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核定建设的建筑。

一、关于胡定忠、彭万玉修建的房屋按评估价补损百分之七十的问题。因胡定忠、彭万玉均是2013年年初开始修建房屋,并且修建房屋的时候没有办理国土使用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于典型的“两违”建设,依据[2014]第4次(议题之三)保靖县整治违法用地违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常务会议纪要,“2012年5月7日至2013年10月25日建设的违法建筑拆除后,按重置安置评估价格的50%予以补损;2013年10月25日以后建设的违法建筑拆除后,一律不予补损;2012年5月7日之前建设的违法建筑拆除后,属典型“两违”建筑的,按重置安置评估价格的50%予以补损,有用地审批单但超占超建,超占超建部分拆除后按重置安置评估价格的70%予以补损”。所以按照政策胡定忠、彭万玉两户只能按照按重置安置评估价格的50%予以补损,但我办对该两户出于特殊照顾,按重置安置评估价格的70%予以补损。

二、关于胡定忠、彭万玉安置用地的问题不在我办工作职能范围内,需向征迁有关部门进行咨询。

三、关于胡棉华、龚长生、彭万玉开荒取岩补损问题不在我办工作职能范围内,需向保靖县征地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咨询。

保靖县违法用地违法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8 年1月30日